博创历史网,最与众不同的中国历史!

博创历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魏晋南北朝 >

魏孝文帝为何没杀红杏出墙的冯妙莲?

时间:2016-12-13 16:27来源:http://www.bclsw.com/作者:羽冰点击:
孝文帝终其一生都没有亲自处死冯妙莲,这或许与他仁慈的个性有关,但更多的是夫妻之间的感情在内,这种感情包含嫉妒与宽容,临死留下处死冯妙莲的遗诏也可以如此分析,惟有不舍的感情才恐惧他死后冯妙莲会再与别的男人有染,若那样他死了也不瞑目。
      孝文帝终其一生都没有亲自处死冯妙莲,这或许与他仁慈的个性有关,但更多的是夫妻之间的感情在内,这种感情包含嫉妒与宽容
 
  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初即位时,由冯太后临朝称制。拓跋宏秉性孝谨,政事无论大小,都先禀明太后。拓跋宏本后宫李夫人所生,由冯太后抚养成人。冯太后坚守子贵母死之制,除赐死储君拓跋宏的亲母李氏以外,甚至诛戮了李氏全族。拓跋宏终生都不知自己为谁所生,但他自幼在冯太后身边长大,视祖母如生母一般。
 
  拓跋宏从懂事起便在母权的威慑下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地做着他的皇帝,而他这个皇帝在更多意义上是名义上的。冯太后四十九岁时病死。拓跋宏哀痛异常,一连五天不吃饭也不睡觉。群臣极力劝谏,才喝了一碗粥。但据冯太后生前的所作所为,拓跋宏的孝思实在让人不理解。
 
  冯太后活着的时候,因为拓跋宏英敏过人,恐怕于自己大权独揽不利,曾在严寒的冬季,将拓跋宏幽禁在空房子里,三天不给饭吃,并一度打算把他废去。多亏诸大臣反对激烈,才将他放出来。后来因权阉暗中谗构,使拓跋宏无故受杖刑,拓跋宏却毫不介意。
 
    此时丧期已过,拓跋宏还是整日像个妇女一样哭泣不休,群臣都私下议论而略有不齿。司空穆亮进谏说:“天子以父为天以地为母,儿子悲哀过甚,父母必定不悦,今年冬天极寒,想必是陛下过哀所致,愿陛下穿平常的衣服,吃平常的食物,以使天人和谐。”拓跋宏却下诏辩驳说:“孝悌至行,无所不通。现在天气反常,是因为诚心不够,你所说的话我不理解。”
 
  冯太后想让自己家族累世贵宠,特地选冯熙的两个女儿充入掖庭。后宫的林氏,生了皇子拓跋恂,拓跋宏打算废去子贵母死的故例,不让林氏自尽,但冯太后不肯答应,迫令林氏自杀。冯熙的次女冯姗为皇后,长女冯妙莲为昭仪。原因是冯妙莲非冯熙的正妻所生,所以地位自然比妹妹低一等。皇后冯姗颇有德操,昭仪冯妙莲却独工姿媚,拓跋宏开始很尊重皇后,但论玉貌花容,冯姗却比不上冯妙莲。所以冯妙莲独得宠幸。拓跋宏除视朝听政外,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冯妙莲那里。轻佻活泼的姐姐在争宠中战胜了性格厚重的妹妹。皇后冯姗,如同寂寞长门,不免自叹红颜命薄。冯妙莲宠极专房,视妹妹冯姗如眼中钉,见了皇后也因轻视而不行妾礼。冯姗虽性情平和,但内心也十分愧恨。冯妙莲每当与拓跋宏在枕席私谈,说尽了皇后的种种不是坏处,谮构百端,拓跋宏怒上加怒,就把皇后废了,贬入冷宫。后来冯姗乞请居瑶光寺为尼,青灯孤影度过了余生。
 
  冯妙莲谗谋得逞,正位皇后,本来是鱼水谐欢的好时辰。可恨拓跋宏连年在外争战,顾不上回宫,冯妙莲凄凉地空守孤帏。此时有一个叫高菩萨的阉宦,其实是冒名顶替而来,生理机能与常人无异,而且容貌英俊,资性又聪明,还善解人意。冯妙莲对他很加爱宠。高菩萨见冯妙莲寂寞,便刻意挑逗,引起冯妙莲的欲火,便让他侍寝,权充一对假鸳鸯。谁知他床端一试,久战不疲,冯妙莲久旱逢甘露,真是喜出望外。从此两人朝欢暮乐,不知今夕何夕。高菩萨真是床笫间的英雄,连番苦战,愈战愈勇,冯妙莲像一朵花越摧残越鲜艳,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但事情不久泄漏。拓跋宏的女儿彭城公主,嫁于刘昶的儿子为妻。丈夫早亡,彭城公主年纪轻轻就守了寡。冯太后要她改嫁太后的亲弟冯夙,彭城公主十分不愿,悄悄地挈婢仆十数人,乘轻车冒雨进见拓跋宏,说起皇后与高菩萨私通的事。拓跋宏听了忧愤交集。
 
  拓跋宏回到洛阳,拘捕高菩萨当面审问。高菩萨受刑不过,才据实招供,并说出冯妙莲厌禳等事。原来冯妙莲怕彭城公主揭发她的隐私,召亲母常氏入宫,求她托女巫禳厌,使拓跋宏早死,以另立少主,她冯妙莲就可以学已故的冯太后临朝称制。拓跋宏气得发昏,令将高菩萨拘到室外,召冯妙莲问讯。冯妙莲一见拓跋宏就变了脸色。拓跋宏令宫女搜检冯妙莲的衣服,搜到了一柄小匕首。拓跋宏大怒,喝令将冯妙莲立即斩首。冯妙莲泪流满面,叩头无数。拓跋宏命她先坐在离他两丈远的东窗下,让高菩萨先说。
 
  待高菩萨说完,拓跋宏冷笑:“你听见了?将你的妖术说来听听。”冯妙莲欲言不言,大约还想使些神秘手段打动拓跋宏。她乞求先屏去左右,然后密陈。拓跋宏使中宫侍女都出去,只留下他们二人和长秋卿白整。冯妙莲还不肯说,含着一双盈盈的泪眼,注视着白整。拓跋宏让白整用棉花塞住两耳,冯妙莲呜咽着说了与高菩萨的不伦之事。拓跋宏无比愤怒,直唾在冯妙莲的脸上。然后暂时将冯妙莲还送到皇后宫里。
 
  可能拓跋宏尚顾念旧情,不忍将冯妙莲废死,只诛杀了高菩萨了事。废后的敕书,迟迟不下。不久拓跋宏得了大病,病骨支离,自知不起,召彭城王拓跋勰嘱咐后事,最后说:“后宫久乖阴德,自寻死路,我死后可赐她自尽,惟葬用后礼,亦可掩冯门大过。”接着拉住彭城王的手,喘息良久,撒手而去,时年三十三岁。
文章作者:羽冰
本文地址:http://www.bclsw.com/wjnb/15414.html
版权为博创历史网所有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