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创历史网,最与众不同的中国历史!

博创历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国 >

美人鱼杨秀琼沦为范绍增18房姨太太?

时间:2016-10-14 15:20来源:http://www.bclsw.com/作者:羽冰点击:
杨秀琼明眸皓齿,天生丽质,有南国“美人鱼”之美誉,当时,杨秀琼是鼎鼎大名的大明星,就连汪精卫、鲁迅等赞叹她的美貌,但是红颜薄命,杨秀琼的结局却并不美好,最后居成为一个妻妾成群的军阀范绍增的18房姨太太?那么杨秀琼是经历了何种磨难为什么会屈伸与此呢?

  民国史上,曾发生过一件“焚琴煮鹤”式大煞风景的事情,那就是多次在大型乃至全国比赛中荣获多项游泳冠军的杨秀琼,在19岁时成了四川军阀范绍增(即范哈儿,傻儿师长的原型人物)的第18房姨太太,令人扼腕痛惜。


  杨秀琼明眸皓齿,天生丽质,有南国“美人鱼”之美誉。当时,杨秀琼是鼎鼎大名的大明星,为何委身于一个妻妾成群的军阀屈居排名十分靠后的侧室?历史,是用来叹息的。


“美人鱼”:众多冠军集一身

  杨秀琼1918年生于广东东莞县杨屋村。东莞有“游泳之乡”之称,杨秀琼的家乡杨屋村地处东江下游,河汊纵横。屋前屋后,尽是池塘。这里属亚热带,一年四季气候温和,所以春夏秋冬随时都可以跃进大江里游泳。


  杨秀琼的父亲杨柱南对子女的体育很重视,在杨秀琼刚刚学会走路时,父亲就教她下河学游泳了。据说她不到10天就学会游泳了,被当地老百姓赞为天资超常的“游水神童”。


  10岁那年,即1928年,杨秀琼跟随父亲迁居香港。父亲杨柱南安排女儿到尊德女子学校读书,并利用在南华体育会从事游泳工作的便利条件,对子女进行比较正规而严格的训练。杨秀琼耐力好,爆发力强,动作准确,轻快敏捷。游泳、体操、田径都样样精通,还经常在刮10级台风时的海水里畅游,在大风大浪中磨练了意志,而且很好地训练了其游泳技能。


  初出茅庐,杨秀琼就一鸣惊人。在1930年香港全港游泳大赛上,年仅12岁的杨秀琼一举夺得50米和100米自由泳两项冠军,一时间名声鹊起。


  第二年,杨秀琼又参加了香港至九龙渡海比赛,再次摘取桂冠。1932年,杨秀琼再度获得全港游泳比赛的50米和100米自由泳两项冠军后,她接到澳大利亚体育会的邀请,前往维多利亚参加游泳表演,成绩又有了大幅度的提高。此后,她更加从严训练,且从不间断,对游泳事业情有独钟,锲而不舍。


  全国性的赛事终于来了,1933年10月,国民党主办的第五届全国运动会在南京中央体育场揭幕。这次运动会,第一次把女子五项游泳列为正式比赛项目,各地女选手纷纷参赛。杨秀琼和姐姐杨秀珍一起,作为香港队选手参加了比赛。杨秀琼先在50米自由泳中以38秒2力压群芳,接着在100米仰泳、100米自由泳、200米俯泳中又勇夺冠军,在女子200米接力赛中,她与刘桂珍、杨秀珍、陈焕琼、梁泳娴合作,取得第五块金牌。这次游泳比赛,几乎成了杨秀琼的“个人秀”。


  在当时全国最高级别的赛事上,一个年仅15岁的少女居然囊括全运女子游泳全部金牌,打破女子游泳全部全国纪录,确是罕见之举,在全国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从此,“美人鱼”的雅号不胫而走,杨秀琼成为了十分耀眼的体坛明星,举国上下对她都赞不绝口。

 

  1933年12月出版的第77期《良友》(80多年前老上海最畅销的画报之一),封面上刊登了一个身材窈窕的美丽女子的大照片,这个美女就是杨秀琼。另一本画报《中华》的封面上,杨秀琼更是极大胆地穿上了一件分体式泳装,仪态万方。


  当时几乎所有的大型比赛中,都能看到杨秀琼的倩影。在1934年5月12日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的第10届远东运动会上,被誉为“中国游泳四女杰”的杨秀琼、刘桂珍、陈焕琼、粱泳娴都是广东人。


  在这次比赛中,杨秀琼不负众望再创辉煌,获女子50米自由式、100米自由式、100米仰泳、200米接力赛团体冠军。她不仅创造了新的全国纪录,而且还打破了当时远东运动会的纪录。尤其在接力赛中,她的表现征服东亚。在前三位选手都落后于其他选手的情况下,最后一个上场的杨秀琼赶超了其他选手,获得了第一名。这个冠军来之不易,杨秀琼赢得了国际声望。回国后更是红极一时,甚至受到蒋介石和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接见,林森还跟她及姐妹们合了影。


  1934年8月1日杨秀琼到达南京,在南京运动会作游泳表演,受到国民政府行政院长汪精卫的接见。在南京,杨秀琼成了记者们争相报道的人物,当时有报道这样描写她:“风度雍容华贵,双眸明亮,性格爽朗。穿玉色衣服,赤足趿高跟拖鞋……”可见其不仅十分漂亮,而且还很时尚。1934年12月第99期的《良友》,将杨秀琼和宋美龄、胡蝶、丁玲等人一起,誉为当代十大标准女性。


陈璧君为“美人鱼”醋海兴波

  在奢靡的旧中国上流社会,拥有漂亮脸蛋、曼妙身姿的杨秀琼,很快从体育名人变成了一朵交际花。大报小报上充斥着杨秀琼的各种花边新闻。鲁迅也曾评论过“美人鱼”——“我觉得中国有时是极爱平等的国度。有什么稍稍显得特出,就有人拿了长刀来削平它。以人而论,孙桂云是赛跑的好手,一过上海,不知怎的就萎靡不振,待到到得日本,不能跑了;阮玲玉算是比较的有成绩的明星,但‘人言可畏’,到底非一口气吃下三瓶安眠药片不可。自然,也有例外,是捧了起来。但这捧了起来,却不过为了接着摔得粉碎。大约还有人记得‘美人鱼’罢,简直捧得令观者发生肉麻之感,连看见姓名也会觉得有些滑稽。契诃夫说过:‘被昏蛋所称赞,不如战死在他手里。’真是伤心而且悟道之言。但中国又是极爱中庸的国度,所以极端的昏蛋是没有的,他不和你来战,所以决不会爽爽快快的战死,如果受不住,只好自己吃安眠药片。”(《且介亭杂文二集·徐懋庸作〈打杂集〉序》)
文章作者:羽冰
本文地址:http://www.bclsw.com/a/minguo/15311.html
版权为博创历史网所有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